精彩小说尽在ZB盒子阅读!手机版

ZB盒子阅读 > 女频 > 言情 > 帝子歌·太子妃

>

帝子歌·太子妃

一两作者 著

言情完结

短篇古言小说《帝子歌·太子妃》目前已完结,小说由作者“一两”打造,讲述了主角苏末儿和凤兰德在江湖、朝堂的故事。精彩内容梗概:苏末儿以为自己在峨眉派学成归来,怎么也能为自家镖局出一份力气了,没成想第一次出镖就捅了大篓子。她亲自前去赔罪,奇怪的是那个人不要她赔什么金银珠宝,却是要她冒充一个人。最终,她答应了这个诡异的要求,以太子妃的身份嫁给了凤兰德。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,她就移不开眼了,从此钟情于他。凤兰德早已知晓眼前这个人并不是他真正的太子妃,但却在相处中对她动了心,原来冥冥中自有天意.........

来源:掌阅小说网 主角:苏末儿,凤兰德 20万字 更新:2021-05-13 09:03

在线阅读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短篇古言小说《帝子歌·太子妃》目前已完结,小说由作者“一两”打造,讲述了主角苏末儿和凤兰德在江湖、朝堂的故事。精彩内容梗概:苏末儿以为自己在峨眉派学成归来,怎么也能为自家镖局出一份力气了,没成想第一次出镖就捅了大篓子。她亲自前去赔罪,奇怪的是那个人不要她赔什么金银珠宝,却是要她冒充一个人。最终,她答应了这个诡异的要求,以太子妃的身份嫁给了凤兰德。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,她就移不开眼了,从此钟情于他。凤兰德早已知晓眼前这个人并不是他真正的太子妃,但却在相处中对她动了心,原来冥冥中自有天意......

《帝子歌·太子妃》小说精彩试读

 太像了。

像到,连自己都分辨不清这两张脸——只要末儿不开口的话。

“只是看一看,少说话。”这是阿嫣提出的唯一要求,末儿痛痛快快地就答应了,她当然知道多说多错的道理。

阿嫣点起殿中女官,组成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,做足了上门踢馆的气势,到了丽正殿前,端起下巴,以最淡然的傲慢语气道:“丽嫔何在?娘娘来看她了。”

里面帘子打起,丽嫔在宫人的搀扶下迎出来,身穿厚厚的宫缎袄裙,领口与袖口的雪白狐狸毛滚到三寸厚,一张脸,却比那风毛还白,唇上也没有半点血色,整个人似乎要被淹没在那一片红里。只有一双眼眸,漆黑,碧清,开合之间,神光倦倦,竟像是把全身精血,都供养给了这双眼睛,向末儿欠身下拜,“不知娘娘驾临,妾有失远迎,真是该死。”

末儿昨夜完全把云知暮的事当成了故事来听,丽嫔便是故事中的女主角,这一出场,看得末儿两眼发亮。

美人,真是美人!

话说这两天末儿见过的美人,远远超过了过去十八年。上至姜贵妃,下至端茶的宫女,还有中间单凭一张脸就能让人发呆的兰德,再到此时的丽嫔,无一不让人感慨皇宫真是好地方,天下间的丽色都往这里来了。

不过丽嫔美则美矣,走路却是颤巍巍,仿佛随时都会倒下,这样屈身行礼更是显得吃力,末儿连忙扶住她,“别,别,我就随便过来看看,进去说话,进去说话,外面冷。”

身段放得这样低,让阿嫣恨得暗中咬牙,末儿却浑然不觉,殷勤地扶丽嫔进殿。一进来,殿中的热气烘得面上一热,看来是地龙与碳炉都烧了起来,暖得让穿了七重衫的自己都快冒汗,但丽嫔的手却仍是冷的。仿佛永远也暖不起来的冷,就像……兰德一样。

大概是方才未来得及披上披风便出门迎接,丽嫔进来后一阵咳嗽,服了汤药之后,苍白的脸色也不见好转。

“病得很重吗?”末儿关切道,“到底是什么病?大夫怎么说?”

丽嫔看了她一眼,一瞥间双眼中丽光闪烁,夺人心魄,“妾生来身子就差,这是胎里带来的寒气,平日静养倒还好,只是天冷了难受点,大夫说,等天气暖和就不妨事了。”

“寒气?”末儿精神一振,“让我瞧瞧。”说着便搭上丽嫔的脉门。底下的脉息浮而浅,确实是寒气过重,中气不足,但再细探,似乎又不单单只是中气不足,浮脉之间隐隐有点急促,倒像是体内伏着毒素一样。但她的医术只学了师父一点皮毛,只探出这脉相有些诡异,却说不出到底诡异在哪里。

这……似乎不是先天带来的寒气,倒像是……中过寒毒、虽压下毒素却并未全解的样子……

末儿不由皱起了眉毛。阿嫣已经在后面拉了三四次她的披帛,她都没察觉。丽嫔美得妖异的眼睛眨了眨,看着她,“娘娘从前说医者杂役也,真没想到,如今居然也涉足岐黄之道了,这也是安王的功劳吗?”

安王,又听到这个名字。好在,末儿昨晚已经向阿嫣打听过,安王便是姜贵妃的儿子,兰德的弟弟,以风流美貌名闻朝野,似乎和杜雪意过从甚密。为什么说“似乎”,因为问到这里阿嫣就开始语焉不详,搪塞充数。

不过在末儿看来,“过从甚密”,就是“交情不错”的意思,既然交情好,那么大家都很熟,用来当借口很不错,于是大大方方地点点头,“是啊。”

她这样坦然,倒令丽嫔有些意外,在她面前跪了下来,“雪意姐姐,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。因为,真儿有几句话想和昔日的雪意姐姐说,而不是今日的太子妃娘娘。”

她随便一动,好像就要晕倒,末儿怎么忍心让她跪着,连忙去拉她,“即是姐妹,还跪什么跪,快起来说话。”

丽嫔却不起来,“姐姐,这些话,我只能跪着说。”

她这样坚持,末儿倒没办法,“那你说,快说,说完快起。”

丽嫔顿了一下,开口道:“姐姐,还记得今年春天,在御花园里,你跟我说过的话吗?”丽嫔望定了她,一双眼睛清光湛湛,令人难以逼视,“你说你先是杜雪意,然后才是杜家长女,你说你的一生只做自己,不会重蹈端孝皇后的覆辙,你说你只喜欢安王一个人,此生非他不嫁……雪意姐姐,你知不知道,在你说这些话的时候,我有多恨你,又有多羡慕你?我羡慕你有这样的勇气,但你的勇气,却是放弃殿下。而如今……”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言情小说排行

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