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ZB盒子阅读!手机版

ZB盒子阅读 > 女频 > 奇幻 > 商战90年代

>

商战90年代

六爷作者 著

奇幻连载

优秀网文作家“六爷”的重生小说《商战90年代》收获了许多读者的喜爱,文中以陈旭、苏丽敏为主要代表人物描写了一段奋斗的故事。详情介绍:陈旭生来是个平凡人,但不甘平凡,凭着聪明的头脑和顽强的毅力,考出山村,成为国家的重点培养人才,但他的野心不仅如此。他转战商界,所向披靡,但终究还是被打下了马背,被信任的员工背叛,导致他一无所有。信心丧失,只知喝酒赌博,被债主一顿毒打后重生到了91年。现在的处境比他来时还要凄惨,他的人设也是个赌鬼,但是居然打老婆孩子,这他就不能忍了。他要规划一下这个家以后的路,看看现在的时代,很好,够他大展拳脚了,前世的商机可都在他的脑子里,他要在90年代掀起一番巨浪.........

来源:黑岩网 主角:陈旭,苏丽敏 4.1万字 更新:2021-05-13 09:38

在线阅读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优秀网文作家“六爷”的重生小说《商战90年代》收获了许多读者的喜爱,文中以陈旭、苏丽敏为主要代表人物描写了一段奋斗的故事。详情介绍:陈旭生来是个平凡人,但不甘平凡,凭着聪明的头脑和顽强的毅力,考出山村,成为国家的重点培养人才,但他的野心不仅如此。他转战商界,所向披靡,但终究还是被打下了马背,被信任的员工背叛,导致他一无所有。信心丧失,只知喝酒赌博,被债主一顿毒打后重生到了91年。现在的处境比他来时还要凄惨,他的人设也是个赌鬼,但是居然打老婆孩子,这他就不能忍了。他要规划一下这个家以后的路,看看现在的时代,很好,够他大展拳脚了,前世的商机可都在他的脑子里,他要在90年代掀起一番巨浪......

《商战90年代》小说精彩试读

他错了,他就不该去试图唤起她的记忆,他真该死。

叶凝彻底昏迷了过去,她趴在傅璟西的肩头,半梦半醒地说着话。

“东阳哥哥,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欺负我了,我也是女人,我也会痛。”

“东阳哥哥,我十三岁的时候就偷偷喜欢你,好喜欢好喜欢……”

“东阳哥哥,你不要和余霏霏结婚好不好……”

傅璟西背着叶凝,喉咙一涩。

“好,好……我都答应你,只求你千万不能出事,求你……”

叶凝的梦里青年一身白色的衬衫,骑着单车朝着她招手。

“小姑娘,要不要送你回家?”

她的手紧紧地攥着,眼泪止不住的滑落。

怎么办,小姑娘早已经没有家了。

医院里。

手术中三个字亮着。

傅璟西坐在走廊的长椅上,低着头,肩膀微微颤抖。

陆衍赶到,眼眶猩红。

他一把抓住了傅璟西的衣领朝着他一拳挥了下去:“你个混蛋!”

傅璟西没有躲闪,硬生生接下了他的一拳。

他像是没有知觉一样,盯着手术室的门口,双目赤红。

终于,手术室地等熄了,医生走了出来。

“谁是病人家属?”

“我。”

“我。”

两道声音同时响起。

医生怪异地看着两个大男人,皱眉。

如今都这么开放了?

傅璟西率先来到医生的面前:“她怎么样了?”

“患者之前做了脑瘤手术,有后遗症很正常,只要切记不要刺激患者,加以药物治疗,就没事。”医生说完,直接离开。

第一章 旧爱离婚

栖霞区的天空上,乌云滚滚,大雨不期而下。

叶凝坐在公交车上痴痴地看着雨滴顺着车窗滑落,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医生的话。

脑癌晚期,最多还有三个月——

她的手落在熟悉的电话,拨打过去,电话里传出男人好听却冰冷的声音:“有事?”

叶凝攥着诊疗单,嘴角强扯出一抹笑意:“没事,就是想问问你今天能不能回来陪我。”

“我说过很多次,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。”

电话那头叶凝听着男人不耐的声音,以及女人娇滴滴暗喘,心蓦然一紧。

她掐着手机的指尖泛白,恍惚地应下:“对不起,打扰你了。”

电话那头挂断,传来忙音,叶凝迟迟没有放下电话,车窗映着她的脸,上面不知何时爬满了泪痕。

她知道傅璟西不爱她,身边莺莺燕燕从未断过,她很清楚,只是不敢拆穿。

她承认自己懦弱,怕拆穿后,仅剩的三个月婚姻都保不住。

……

弋江别墅。

叶凝不到六点就准备了一大桌菜,而后像寻常夫妻一样安静地等着丈夫回家。

傅璟西有洁癖,不喜欢外人,没有佣人,因此大小事都是叶凝亲力亲为。

别墅的欧式摆钟转动着,时间悄然而逝。

桌上的菜已经凉透,她的心也跟着冷了,躺在沙发半梦半醒。

这些天,她感觉浑身都软软的没力气,嗜睡,可又睡得很浅,脑海总喜欢浮现各种奇怪的梦。

身体忽然一重,叶凝被按着胸口猛然惊醒,有一瞬眼前一片漆黑,很快就恢复了光明。

男人冷峻的面孔近如咫尺,她可以清晰地描绘出他脸部凌厉的线条,恍然间发现当初那个温柔和煦的少年早已变成了成熟内敛的男人。

她的鼻尖一酸,苍白的唇微张:“东阳。”

男人的眼底没有任何情愫,大手一把掐住了她的侧脸,炙热粗暴的吻印了下去。

“唔……”男人嘴里辛辣的酒味,让叶凝的胃里一阵翻腾,她眼角含泪,不敢将他推开,

心里却是密密匝匝的疼,哑然出声:“不要……”

她不喜欢他碰过别人之后触碰自己。

“不要?”傅璟西大手毫不留情地钻进了叶凝的衣服,酒气很重,“你当初不要脸的嫁给我时,怎么没有说不要?”

叶凝听后不再反抗,清澈的眼暗淡无光,就像一坛死水。

傅璟西看着如同死鱼般得女人,顿时倒尽胃口,将她甩开,去往浴室。

叶凝摔在冰冷的地板上,听着浴室的水声,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滑落。

她在情窦初开时便爱上了傅璟西,算起来,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年,当初的小姑娘已经长大。

可如今的男人,再也不是那个温柔和煦的东阳哥哥。

四年前,本该是她的表妹余霏霏嫁给傅璟西,而她却被人算计,送到了他的房间。

余霏霏负气离开,再回来已经嫁了人。

她记得上次傅璟西对她施暴,是在得知余霏霏结婚的消息,这次又是为什么?

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,叶凝穿好了衣服坐在沙发上,照常给他准备了温水喝。

男人裹了浴袍,走出来,幽暗的目光落向那杯水,而后又落在了叶凝的脸上,沉沉开口:“她离婚了。”

第二章 一场戏

叶凝心口一怔,放在身前的手缓缓收紧。

余霏霏离婚了?!

“你知道该怎么做。”傅璟西将衣服换好,穿戴整齐来到她的面前,声音冷淡。

叶凝缓缓抬起头,深深地看着他,眼底悲凉的情绪怎么也藏不住,哑然道:“你想和我离婚?”

她悲楚的眼神一针又一针地刺进傅璟西的心头,傅璟西胸口闷闷地,冷峻的脸却多了一分不耐:“我欠霏霏。”

霏霏——

叶凝清澈的眼中满是死寂,她紧掐的掌心,有鲜血缓缓渗了出来,轻声呢喃:“那我呢?”

你就没有亏欠我吗?

“我会给你一大笔离婚财产,其他的劝你不要妄想。”傅璟西冷冷落下一句话,转身要走。

叶凝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:“我愿意离婚,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“陪我演一场三个月的戏,做一个爱我的丈夫。像寻常夫妻一样牵手、拥抱、爱我。”

最后两个字她说的很轻,几乎听不清。

傅璟西却一字不差地听了进去,心里顿时升起了浓烈地厌恶:“你真是无可救药!”

“结婚的时我就告诉过你,这辈子,我都不可能爱你。”

这辈子,我都不可能爱你……

傅璟西离开后,叶凝胃里一阵翻腾,身体的难受和心里的疼痛席卷而来,她在大厅里哭得昏天黑地。

将一把把红绿的药丸悉数吞进肚子里,脑海混混沉沉地,眼前被泪水染的一片模糊。

……

叶凝不喜欢雨天,偏偏栖霞这座城市一下雨就是大半个月。

办公楼里,只听到陆衍打字的声音,忽而他停下来,认真地问:“你确定把叶氏交给傅璟西?”

叶凝面色苍白:“他是最合适叶氏的人。”

陆衍望着她越渐消瘦的身子,神色微沉:“但他不是适合你的人。”

叶凝心底一颤,一丝苦涩在心底泛滥,她强忍着心底的委屈。

“继续吧。”

陆衍合上了电脑:“遗嘱以后再写,我陪你去医院。”

“我没关系。”

“叶凝!我不想说第二遍。”

陆衍语气坚定,叶凝不好再拒绝。

陆衍很早就是叶氏的法务顾问,随着叶氏的没落,他一直没有离开,在叶凝的眼里,他就和哥哥一样。

市医院。

检查后,医生告诉叶凝,随着病情的加剧,视觉、听觉、乃至神经中枢障碍,最糟糕是急性颅内压增高,可能会猝死。

手术风险极高,一不小心可能直接倒在手术台上。

陆衍安慰她:“你放心,我会联系国外最有名的脑瘤科医生,一定治好你。”

叶凝含糊着应下,对于活着她早已不报希望,只是她愧对父母,当初执意要嫁给傅璟西,连他们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。

如今她快死了,所爱之人却连骗她三个月也不肯。

两人眼看着快要走出医院,一抹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门口,叶凝心口一窒,看着傅璟西抱着一个虚弱的女人满脸焦急地走了进来。

傅璟西也看到她,只一瞬得停留,而后擦肩而过。

“叫白医生过来,如果她出了事,你们医院也不用开了。”

只听身后男人暴怒的声音,叶凝的身体微微颤抖。

白医生,栖霞市最好的妇科医生。

她患了重病,丈夫却抱着别的女人着急看妇科?!

第三章 敢做不敢认

“那继续!”

陈旭接着一个扫腿,许东升顿时失去平衡,随即重重摔在地上。

许东升觉得五脏六腑如翻江倒海一般,如支虾米一样缩成一团。

见陈旭还要上前,本来瑟缩一团的许东升立马换了个姿势,跪倒在陈旭面前。

“好汉饶命!陈哥饶命!”

“凭什么饶你?”

陈旭停下脚步,冷冷的问。

“我……”

许东升跪在地上,用力抽起自己嘴巴,每一个都啪啪作响,一边打一边念念有词。

“我不是东西,我狼心狗肺,畜生不如……”

陈旭看着他打了自己十几个嘴巴,才慢悠悠开口。

“慢着,我知道你是什么货色,我问的是凭什么饶了你!”

许东升愣了一会,像是想起什么,慢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了陈旭的欠条。

陈旭接过欠条,立马撕了个粉碎!

“陈哥,我这下可以走了吧?”

许东升正想起身,却又被陈旭按住。

“你、你还要我怎样?”

见其一脸惊恐,陈旭指了指一旁的苏丽敏,冷冷说道:“你自己说过什么,不会又忘了吧。”

许东升看看苏丽敏,又看看陈旭,叹了口气,抬手就又给自己一通嘴巴。

“我嘴贱,我无耻下流,嫂子你原谅我吧!”

苏丽敏侧着身子没看许东升一眼,过了半天才对陈旭说道:“让他滚吧,我不想再见这个人。”

许东升闻言如蒙大赦,爬起来就要往外跑。

陈旭一声怒喝:“站住!又忘了该怎么和人说话了吗?”

许东升一愣,继而想起早上发生的事,嘴里蹦出了一声“谢谢”,就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。

苏丽敏见许东升滑稽的样子,忍不住笑出声。

陈旭又指了指地上躺着的众人,“你们也滚吧!”

众人伤并不严重,只是见陈旭厉害,一直躺在地上装死。

这会陈旭发话了,一个个才敢爬起来。

陈旭又一声大喝,“别忘了该说什么话!”

众人齐声喊:“谢谢陈哥!谢谢嫂子!”

这些人甚至早已经忘记了要催债,苏丽敏见此笑成一团,陈旭见老婆终于转忧为喜,也莞尔一笑。

几日后,市证券公司。

“陈哥,你说的投资是投到这了?”

今天陈旭带着金子来办事,金子听到陈旭投资了股市,一路上问题不断。

“我知道粮票布票,这股票是啥?”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奇幻小说排行

人气榜